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经济圆桌
 
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怎么建
步入互联网时代,大数据建设在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中的作用更为凸显。如何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融合共享?如何用好数据,提升服务水... 详细>>
本期嘉宾
     陈光磊 航天大成智慧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刘  鹏 中科院电子所苏州研究院大数据首席科学家       王克然 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

制作:新闻部 主持:孙世芳
直播文字
  主持人:汇聚学界智慧,把脉中国经济。欢迎收看由经济日报社、中国经济网和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联合主办的"经济圆桌"节目。今天的话题是:让大数据发挥大作用。我是主持人孙世芳。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6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我们要深刻认识互联网在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以推行电子政务、建立新型智慧城市等为抓手,以数据集中和共享为途径,建设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推进技术融合、业务融合、数据融合,实现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无论是电子政务还是智慧城市,都建立在大数据发展的基础上,如何让大数据在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中发挥重大作用。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航天大成智慧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光磊先生,中国信息协会大数据分会副会长刘鹏教授,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王克然总裁,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现在,“大数据”是个热词,有人说谁掌握了"大数据"在某种意义上就掌握了未来,但很多人对于"大数据"是雾里看花,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何理解大数据,到底有哪些作用,特别是建设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在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方面将发挥哪些重要作用呢?请各位专家谈谈意见。   刘鹏:美国的一个著名的咨询公司Gartner,对大数据下了一个定义,它把它定义成4个V:一个是V是Volume(容量),就是它的容量大;第二个V是Variety(种类),是指数据的种类非常多;第三个V是Value(价值),就是指它的价值密度低,因为大数据是从海量的数据里面挖掘我们需要的有价值的信息,就像在沙里淘金一样,价值密度并不高,但是我们如果有大规模的处理能力的话,我们就可以里面发现有价值的东西;第四个是Velocity(速度),是指它的增加速度非常快,现在有一个全球公认的“新摩尔定律”,表明最近这十几年,全世界的数据总量每过18个月就会增长一倍。也就是说,我们过去几千年累计的数据的总和,每过18个月,就会多出一倍来。试想,历史上的所有数据,包括岩洞里的壁画,包括图书馆里的书,包括家里的废报纸,包括所有的磁盘、光盘、磁带存放的数据,累计了几千年,但是现在只要再过18个月,它的容量又增加了一倍!   主持人:对于这些数据的存储或者发掘这些数据的价值,让它为社会服务,让它发挥巨大作用,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支撑呢?   刘鹏:首先我们要拥有存储、处理、分析、应用大数据的能力。在技术上就对我们传统技术体系提出了挑战,因为和传统的存储处理系统,现在已经跟不上数据量的增长了,要从原来集中式处理转向大规模的分布式处理,从单机系统转向多机系统,甚至需要连接多个数据中心一起来处理,这种形态成为一种主要的形态。   第二点,在处理和分析的方法上,出现了越来越成熟的数据挖掘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的迅速成熟,使得我们分析和理解大数据的水平大幅上升。   王克然:首先我认为万物互联,发现这些看似不相关的关联能够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数据这种资源不同于煤炭、石油等传统资源,那些资源挖一锹、用一桶就少一锹、少一桶,但是数据资源你无论怎么用,它依然在那里,反过来你用好了,数据的价值就倍增了。所以这是一个与传统资源不同的新资源。另外,用不同的工具,不同的知识来挖掘大数据,产生价值,这将带来一场认知的革命,从不同角度、领域,从宏观,从微观,可以用这种数据来感知全球态势的变化,可以感知和预警一个国家的状态,到一个人的健康,到一个孩子学习语言,到机器翻译等都可以做到。润泽科技正在建设亚洲最大的大数据产业基地,我们的高性能、高标准数据机房面积将达到66万平米,可以容纳220万台服务器。但是可能还不够,随着数据的不断倍增和人类利用数据的不断发展,深度不断加大,肯定不一定够,但是将来会不会有新的革命,我们可以肯定会发生但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我们现在正在利用数据的层面已经拓展到了天空地海一体化大数据融合,就是从全球态势的感知、预警,再到一个国家、一个市、一个县,甚至到个人。我们让不同知识、专业和背景的人在一个平台上凝聚共识进行决策。   陈光磊: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这个问题,国家十八大以后提出了关于新四化的提法,又提出了第五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怎样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现在提的很清楚,就是以信息化推进,而大数据是信息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产生的结果,它代表信息化的第二阶段,它代表数据的融合,代表协同的信息系统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大,对业务性的支撑已经越来越强,所以我认为,如果大数据可以做到数据的共享来支撑应用,支撑协同的业务系统,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从几个方面来讲,比如说国家宏观治理、经济治理精准度上,我们可以更加精确感知我们目前一个城市、一个区域,甚至整个国家经济运行状态,我们对应的经济政策就会更加精准;比如像我们在城市里面的一些快速反应,针对一些不可预计的问题,我们城市里出现了不可预计的紧急情况,我们如果可以用大数据的技术,我们能够更快感知它,我们能够判断它是一个什么性能的问题,我们能够更快的调动我们的救援力量,我们的支援力量,我们的各种处理的力量,来快速解决它,这样就能够把我们城市中发现的问题,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解决。   在民生扶持方面,我们国家非常明确地提出了消除贫困的计划,对于精准扶贫有一个很明确的要求。但是精准扶贫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多部门协同的工作,必须有强大的数据支撑,对于一个贫困户它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贫困,怎么让他脱贫,是教育脱贫,还是移民来脱贫,还是产业扶持脱贫,还是通过医疗的救治脱贫,这个是需要多部门协同,汇总数据,汇总情况,进行跟踪和精准的服务,这个也是需要大数据的支持,所以我认为国家提出发展大数据,建立全国一体化数据中心,建造一个大数据的沟通平台,这样的话数据可以共享,可以共用,可以支撑协同,可以把我们国家的治理,快速的反应,对民众的支持可以做的更好,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主持人:现在谈起大数据,开放融合与共享是一个关键词,现在大家也知道,我们现在存在着这样那样信息的孤岛,或者是信息的壁垒,那么怎么样在确保信息安全的情况下,进一步推进大数据一些技术的融合、业务融合、数据融合,实现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三位专家请谈谈你们的观点和建议。   王克然:其实我感觉主要是要开放,要放开。你敢于开放,证明你有信心,证明你自信,不自信是不敢开放的。所以这个是一个基础,另外通过相应的法律、法规,要求政府有关部门信息公开,这个也是未来一个方向。例如在法国,你到警察局可以在任何一台电脑查某个人的信用,因为这是公开的,不需要隐藏的。如果建立了这种开放平台,它一定是一个可靠的、安全的。政府需要搭建这种平台,让企业去创新,政府不要做所有的事,只要把数据放到平台上,又安全、又便利、又稳定、又可靠、又全面,这是多好的一件事,所以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政府实际上要促进信息的分享,还要鼓励大家贡献数据,一起利用数据,创造这么一个好的平台和氛围。大数据一定会用好。我们正在做比如说工业的转型升级,大家理解的工业转型升级可能就是关停并转,腾笼换鸟。其实不是这么简单,它是涉及到各个部门之间分享数据和协同工作,首先是人,你不解决人的状态,不解决人的转型,你怎么能进行企业的转型?同时还涉及到技术、环境、经济,涉及到地区的差异,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如果把这些数据放在一个平台上,大家能够看到我们的现状和发展目标是什么,这样的话就把信息孤岛这种问题基本能够解决,同时鼓励企业,特别是年轻人去创新,创业,创造,这个应用就会真正把价值挖掘的越来越多,再回来迭代,对政府实际上无论是治理还是发展都有好处的。   刘鹏:我感觉信息孤岛是个客观存在,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因为我们在不同时期,由不同部门,委托不同的公司,建造了不同的系统,在建造这些系统的时候,考虑不到将来应该怎么把它们融在一起,而这些系统存在很长时间,已经与我们的业务融为一体,如果现在把它废掉,我们的工作有可能会中断,我们也不太可能重新建一套完全全新的系统,让所有部门转到新系统上面来。所以,肯定是要把老的系统融进来,再逐步去发展新的系统。但是把老的系统融进来,本身是一个很有技术挑战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认为这里面主要有三个障碍:   第一点是技术问题。把异构的信息系统整合进来,现在国际上普遍采用SOA(面向服务体系结构)这套体系。它是在互联网环境里,实现异构系统相互访问的一套标准,已经非常成熟了。但能够相互访问只是个基础,还存在怎么快速集成已有系统、怎么实现全面的互连互通,还有许多难题。目前云创大数据公司研制有信息系统集成工具,可以比较方便地使现有的系统集成成到大平台里来。   第二点,即使所有系统的数据都可以拿得出来,都可以相互交换,其实还有一个难题,因为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的标准,标准不统一会造成数据不一致,造成系统间无法互操作。我认为首先要设计一套好的统一的标准体系,而不是在两个系统之间互相去定标准,这样子会有效得多。因为,这种相互的组合的关系会非常复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需求会变化,增加或者删除系统会使得组合关系变得非常复杂,但是如果有一个统一的公共平台,一套统一标准体系,使得现在这些不标准的信息系统能够插入到这个新的平台上,就能够实现一体化,这一套方法呢就是刚才陈研究员讲的信息栅格的方法。信息栅格的思路,是在开放的平台上,采用标准的方法去集成各种信息系统。   第三点是体制的问题。我们要共享数据,使得数据一体化,就必然会涉及到很多部门利益的问题。有些部门不愿意把多年累计下来的非常宝贵的数据拿出来,还有的部门认为数据放在我这里还比较安全,一旦拿出来之后就会失控,就会有安全隐患,从而不敢把数据拿出来。   主持人:是不是也涉及到老数据和新数据的问题,怎么把老数据变成活数据,怎么把新数据变成标准一致的新数据,有利于共享,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解决的。   刘鹏:这个部门利益的问题,我感觉可能从两个方面来解决:一个方面,是国家出台共享政策,有一些强制性的要求,哪些数据是必须要拿出来;另一个方面,就是要建立一套机制鼓励共享,如果我们政府的考评体系包含这样的内容,评估你的数据共享了多少,发挥了多大作用,别人的评价怎么样,就能起到鼓励数据共享的作用。   主持人:其实也有一个共享的层次,什么样的信息在什么层面来共享,这个是应该有一些规定规范的东西在里面。   刘鹏:是,南京市政府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整个城市的数据已经到了一个大数据平台,实现全面共享,而且很多的数据都对市民开放了,比如说,我打开“我的南京”App,就可以看到我的个人医疗数据,我的社保数据,我的住房公积金的数据等等,而且我还能调看南京市道路上的摄像头,看看道路上的交通情况,看看堵不堵。这个App,目前已经有数百万的用户,使得“智慧南京”已经深入人心。。   陈光磊:我是对于这个孤岛现象是这么认识的,第一咱们承认它的客观存在,目前我们数据孤岛现象在政府层面应该说还是有一定存在的,所以我们现在能看到社会时不时会出现一种需要证明咱妈是咱妈奇葩的证明,包括我们看到城市里各种视频监控系统,城管铺一层,交管铺一层,公共安全铺一层,重复投资浪费的这种情况,我们可以看到我们需要办一个证照,或者开一家公司做一个注册,我们需要往返政府的办事大厅里,反复的递交材料,我认为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过于数据孤岛它的出现,是有它的历史必然,因为从信息化发展角度来看,在刚开始的时候,受通讯,通路的限制,受存储条件限制,信息化的发展必然是从一个点开始,必然从一个孤岛开始,随着条件的进步逐渐连成线,连成面。但是对于政务信息系统,在目前这个阶段还存在比较严重的孤岛,这个是需要我们反思和进一步探讨的问题,我个人理解是受两个原因的影响。   第一个原因,因为数据来自于信息系统,信息系统脱离不开它的业务,或者说是政府业务系统,这个业务系统如果是相对独立的,协同之间工作做的很少,它的数据就很难做到打通。咱们国家在政府机构的设置上,或者是业务设置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条条很强,块块相对来说比较弱,我们很多业务系统直接从部委到省市再到县,它业务是这样捅下去的,它的信息系统也是这样捅下去的,产生的数据从上到下,全部禁锢在业务系统里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区域发展不平衡,这个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们现在跨区域业务系统本身就有一些障碍,我们跨区域数据融合也存在必然的困难。   主持人:现在看来,这一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更多的是历史遗留下来的?   陈光磊:肯定有技术问题,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是体制机制得问题,或者是组织形式上的问题,所以我就刚才讲这个问题,如何打通数据孤岛,如何促进数据融合,我提两个自己的体会。一是除了观念上要更新,包括组织上要重视,当然这个非常重要,我看很多地方已经在建立大数据局,广东省看到报道,好像贵州省也刚刚成立了大数据局,这个非常重要,除了这些措施之外,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措施也比较重要,第一个还是从业务入手,要努力推进协同业务发展,比如像我们政府办事,过去有实体大厅,现在国家鼓励要上网,要做网上的办事大厅,要推进一号一窗一网,事情通办,我觉得这个其实就在后台打通了政府各个部门在办事上的流程,必然会促进大数据的流通,包括针对这个事很多地方也做了组织机构的调整,比如像我了解一些城市,他们专门针对办事大厅审批事项成立了审批局,把所有的审批事项集中起来,一是提高了效率,二是这一套效率后面是整合的流程,整合的数据,我认为这个非常有必要。   第二个就是要改变数据共享的方式,以前因为政府业务系统已经是在那里就是一个独立的,过去更多是通过交换,所以我们国家有政府信息资源目录还有交换平台,产生一些协作,这个方式其实从零几年开始推,效果并不太好,我个人建议还是用共享的方式来解决协同的问题,也就是要建立基于云的大数据中心,数据不要在两个系统之间去交换,而是放到云数据中心变成星型结构,大家去共享。   主持人:现在建立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是不是这个中心可以承担云的功能?   陈光磊:对的,这个想法就是在促进数据的共享。   主持人:刚才,大家也谈到了大数据与电子政务、新型智慧城市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们进一步推进电子政务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请各位结合自己的实践谈一谈看法。   陈光磊:我是这么理解的,现在国家提出建新型智慧城市,新型智慧城市跟以往的区别,咱们过去也建智慧城市,多是单独的系统和单独的方案。现在呢在新型智慧城市上第一个需要解决的是要有顶层设计,就要改变单独的系统独立建设的问题,第二个就是要加强底部数据融合。   大数据中心,基于云的大数据中心平,所以我们说要有一个顶要有一个底,来支撑中间各个业务系统更好协同发挥作用,这样的话就可以推进我们智慧城市的一些系统能够更好运行。   我一直认为大数据要跟业务系统要结合起来,我举一个例子,还是举办事大厅的例子,这个是业务和信息系统和大数据紧密相关一个例子,最早的时候我们的公民,我们的法人去找政府办事是委办局去挨个推门去办的,后来我们成立了实体化的办事大厅,我们把各个委办局的窗口设在了一个空间里,所以当时我们叫一门式,推开一个门,办事大厅里面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办完。这个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现在这个阶段基本上中国已经走过去了。   第二步就是在这个办事大厅里,能不能把各个委办局的窗口变成一个窗口,从而让办事的人不要在各个窗口之间重复的递交自己的文件?所以很多地方提出建立比如像审批局这样的机构,包括整合业务系统,打通后面的数据平台,所以它就形成了一窗式的办事大厅,我进了办事大厅,只在一个窗口内提交我所有的申请和材料,然后政府后面所有的部委和厅局,去打通他们的业务系统,去融合他们的数据平台。通过一号,身份证去做我的电子证照库,把所有跟这件事相关的数据集成起来,来判断,来审批。我觉得这个又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个我认为就是新型智慧城市又往前推了一步。   但是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随着移动推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公民、社会法人又提出新的要求: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办事大厅,我能不能在家通过互联网来提交我的材料呢?所以就提出了线上线下、互联网+,互联网+政务的需求,这个目前全国各地实践也有非常好的案例。   第四步,现在政府已经积累了大量关于公民,关于法人的数据,基于这些数据如何能够支持更好的服务?现在很多的政府也在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提供了大量的便民提醒式的、预警式的一些服务。所以这个角度看,我们是从智慧城市的建设,从社会治理的角度,一步一步发展的更加便利,后面都离不开信息系统的支撑,都离不开数据的融合,都离不开数据更大范围的融合。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主持人:如何强化互联网思维,利用互联网扁平化、交互式、快捷性优势,推进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我们怎么样利用大数据的手段,更好服务于这三个“化”呢?   刘鹏:我们国家智慧城市建设已经开展了好几批,现在大概有300个城市在国家支持下建设智慧城市,取得了很多成绩。同时,也暴露出来一些问题。比如说,每个城市对智慧城市的理解都不太一样,大家标准也没有统一,实施的程度也各不相同,如果要把这些智慧城市连接起来,构建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就会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从国家的层面上讲,需要有一个关于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智慧城市和信息化智慧政府的顶层设计。   我理解,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在物理上不可以能集中在一个地方,而是“物理分散,逻辑集中”的,也就是虚拟起来是一体化的新型的大数据中心。那么,从架构上讲应该是有三层:国家和部委这是最顶层,省是第二层,市是第三层。,我认为县以下的单位都可以统到市这一层,因为现在云计算的技术已经很成熟,能够非常方便地做到资源“不为所有,但为所用”。如果每个市有一个数据中心,就能够覆盖全市的所有的下属机构。市级重要数据同步到省,省级重要数据同步到中央,同时建相对集中的全国性灾备中心。逻辑上,无论从哪一级别看去,所管辖范围的数据都可以做到随手可得。   刘鹏:是的,那么我们要实现业务系统“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大集成,要把所有业务与新平台对接,要把老的系统和新的架构融合起来,使得全国能够实现一体化的联动性电子政务办公,使得我们的智慧城市能够实现区域协同。以前智慧城市都是各管各的,将来智慧城市就可以做到不同的区域之间互补和协作。比如说现在江苏省有很多城市在支援新疆,有了这种协同平台,就可以更加紧密地互动起来。所以我觉得,把全国一体化国家大数据中心建起来的话,国家治理就可以上一个新台阶。我觉得这个阶段可以叫做一体化信息政府。放眼全球,只有中国才有条件来建这样一个平台。   王克然:从公民角度啊,对普通老百姓角度,我们现在手里有多少个卡,你看身份证、医保卡、社保卡、交通卡、储蓄卡、护照、港澳通行证,可能不下十种,如果能变成一人一卡,这就是真正的所谓智慧城市的,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具体的体现。   可以真正体现你身份的数据,我觉得都是可以做到的。个人身份诚信、征信、安全、便利、理财等等,都可以做到,甚至将来可能是指纹、生理芯片或者是虹膜,不需要卡了。   刘鹏:其实现在你看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其实已经把银行卡给打通了,所以我们甚至已经越来越少用现金了。国家做到这一点是很容易做到的,国家如果做到一人一卡的话,将来这个卡承载所有功能,我觉得国家在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建成的时候,就可以推第三代身份证了   刘鹏:我们现在这个身份证已经芯片化了。刷这个身份证可以防伪,但无法证明就是我本人在刷。所以在有些重要场合,我们还需要用指纹或者人脸来进一步认证。同时,用这个证可以进小区,可以作为通行卡来使用,我进楼可以做门卡来使用,到家门口做钥匙使用,到银行可以做信用卡使用,我觉得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王克然:这是一场革命,而且从中国发起的一场革命。   刘鹏:是,一张卡既可以做ETC卡,也可以到食堂里面买菜,还可以到超市购物。中国在应用创新上做了很多了不起的工作,比如说微信,就相当于美国的Facebook加Twitter加Youtube加Paypal,等等。   从技术角度来讲,有了大数据的支撑,是可以比较容易完成:第一点,政府决策的科学化。以前要做人口普查,要做经济普查,需要举全国之力,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但是我们有大数据支撑的情况下,每时每刻,我们全国的经济总量和全国的人口的总数,都可以马上反映出来。经济运转的情况,包括整个政府的运转情况,包括环境治理的态势,通过大数据的挖掘和分析,可以立即展现出现,还可以让我们对未来的走势做出比较精确的预测。在世界杯期间,不管是谷歌、微软还是百度,都对世界杯最后的16强、8强、4强和冠军都做了预测,这些预测出来的结果,现在都证明是非常准的。所以说通过大数据的挖掘工作,作为我们政府决策这样一个工具,这是非常有效的做法,这比只是靠个人所积累的一些经验去做拍脑袋的决策,要更加科学。   第二点我们社会治理精准化,我认为社会治理就是要做到全局态势一目了然,这样才能够做出精准的治理。你比如说,利用cVideo云视频系统,就可以知道什么地方有安全隐患,比如人群聚集、打架斗殴、交通事故,就要靠在城市里面各种传感器来感知它,来分析它,并做出及时预警。我们以前的摄像头,只是起记录作用,当发生事件以后,我们再去分析,就没有能力在事情发生的同时得到预警。   还有一点就是公共服务的高效化。我认为现在有的智慧城市做得非常好,比如说公共自行车,不需要办卡,通过微信扫一扫,就可以把自行车骑走,随便在哪个地方都可以还,而且还可以用APP去找空闲自行车。假设我们开车的话,哪个地下停车场是有空位的,也可以通过APP查到。所以我是觉得这种公共服务,通过大数据的综合,可以做得非常精准。我觉得尤其是如果以政府主导,来推动大数据融合的话,就可以把每一个地下停车场,每一个宾馆,每一个菜场,都可以整合到一个平台上,来对外提供服务。   王克然:我们从企业角度来讲也进行了一些实践,如何把这些大数据的挖掘通过不同的技术手段来对决策支持与服务,比如说我们现在利用多手段的感知,多领域和多源的数据融和,我们润泽团队在7月份获得了河北省高层次创新团队称号,我们提出遥感加传感的概念,来应对河北省的环境污染和治理,实现了全天候,无缝,就是没有地域的缝,没有政府部门之间的缝,大家在一个平台上共享,也就没有数据之间的缝。还实现了精准,可以可以做到6个W,比如说Who-谁干的?Where-在哪?When-什么时候?What发生了什么了?还有Why-为什么,还有How-怎么解决,所以这将带来一个巨大的创新。   主持人:通过你这套系统发挥了哪些作用呢?   王克然:我们可以实现动态的监测,过去污染了,政府处罚,但是污染已经造成了。为了防止污染关厂,但是会涉及到老百姓的生计。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监测不同的污染物,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就是说污染值离门限还有多少,我们可以在平台上动态展现,告诉政府某种污染接近门限了,可以发出预警。同时商业模式是企业也要买这些数据,避免被政府罚。我们现在更进一步在做气候和气象预测,告诉你明天来大风了,你就可以生产了,就不会有大的污染聚集在某个地方,这样的话企业就会动态调节,很精准,政府可以进行精准服务和治理。我觉得这将带来一场革命。过去就是关、罚,现在要服务和控制。   陈光磊:关于这个话题,我有这么几个感触,第一个,互联网化这个事情是不可阻挡的,大家只能拥抱它,只能迎接它,而且现在加上物联网的技术,加上大数据的技术,确实可以整个透明化的感知这个社会,包括人的行为习惯,这是大势所趋,不能够阻挡的。过去有一个笑话叫你永远不知道互联网前坐的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但是现在随着互联网进入第二阶段,加上大数据,加上物联网,你不仅知道电脑前坐的是一条狗还是一个人,而且你还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他的生活习惯,全是透明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不能避免的。   第二个就是互联网化对于城市的治理会带来一些创新性或者是革命性的变化,比如说我们以前在城市管理方面,我们城市部件有96大类,186种,这些是需要时时监测状态的。比如说我们的井盖,如果丢失了可能会造成比较严重的伤害事故,比如我们路灯破损以后就要及时修补,过去我们的城市管理是把城市画成网格,里面设定专业的人员叫网格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巡视这些城市部件是否完好,而现在很多地方都是把互联网+到工作当中去,去创新化来做这个工作,很多老年人,早上溜弯,晚上溜弯,他们手机里就装一个APP,发现部件有破损的情况下,他只要拍一张照片,就可以上传给城市的管理部门,管理部门就可以下达维修的指令给相关的部门,而这些老年人他不是白上传的,他可以从城市管理部门得到一些奖励,或者是一些更便利的优惠,从而既节省了大量的网格员,又解决了城市这种时时感知。   主持人:也有人讲,大数据其实就是财富,数据库也是财富库,现在国家提出来要建设"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你们业内专家和企业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怎么发现商机呢?随着我们国家一体化的大数据中心的建立,我们未来互联网会是什么样子呢?大家可以简单的展望一下。   王克然:我觉得一体化国家大数据中心对于我们企业会带来巨大的机遇。因为我们在做IDC的同时,我们也在做增值服务。国家的这种数据中心一个粘合剂,把所有的相关的数据放在一起,实现聚合。同时它还是价值的倍增性,让数据价值得以爆发式体现,过去是物理叠加,现在是发生化学反应,1+1可能要大于100了。同时给我们企业带来挑战,就是如何发现关联,开发利用工具,来实现价值,这是我们在做的。比如,我们的企业要走出去“一带一路”国家投资,过去传统就是说他只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建炼钢厂,矿石有没有,铁路有没有,水有没有,排污的地方有没有等等。但是我们结合天空地海大数据,覆盖更大的范围,包括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周边的风险、灾害,来综合评估投资运行是不是安全。另外还有农业,我们可以做到了监测整个全球的农作物的健康状况,如果我们再加上其他的社会经济数据,这个里面的价值对企业来讲是巨大的,同时对社会贡献也是巨大的。   我觉得国家级中心是一个平台,它不做所有的事情,它一定给双创团队和企业留一些空间,让他们去想象,去发展。国家级中心不能包揽所有的应用,要靠企业创新实现我说的大数据之间的化学反应。   刘鹏:我感觉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不仅是要把我们现有的各个部门的数据在一个平台共享,我们将来采集数据的手段和运用数据的手段也会发生质的变化。比如说传感器,将来我们城市里面会有上百万、上千万个传感器,现在一辆特斯拉汽车上面就有21个传感器,将来这个城市里面到处都是传感器。例如,云创大数据设计了智慧路灯伴侣这样一种装置。在每一个路灯上装了多个传感器,它给你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比如它可以感知这个环境的变化。有人需要求助的话,就可以按智慧路灯上的按钮,就会来帮助我。它还作为一个Wifi的热点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它可以给你手机充电,它同时可以视频监控,它有两个摄像头监控,只要人从面前走过去,它可以看里面有没有犯罪嫌疑人等等。这样的智慧路灯伴侣,其实就是用原来的路灯,加上了这样一个设备,实现对城市环境无缝监测、对城市安全无缝监控、对城市网络无缝覆盖,而它的成本又非常低,你想这个会产生多少大数据。在家庭里面,现在一个叫环境猫的设备,可以检测家里的温度、湿度,PM2.5、甲醛甚至地震。如果我新装修了一个房子了,我可以把这个盒子放在这个房子里面,它可以长期监测房子里面的空气质量变化,你可以通过App查看,就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我什么时候住进去是安全的等等,还可以知道今天我应不应该开窗。所有的这些,我们每个家庭都是一个传感单元,城市里面每个路灯都是传感单元,这个世界会变得就像我们看的那个《阿凡达》电影,在潘多拉星球上,任何一棵树或者一只野兽都是有感知的,所有万物的感知都汇聚到这个星球的大数据中心,在这个片子里面叫圣母,它产生了星球的智慧。   所以我是觉得我们大数据高度发展之后,就会使得整个社会的感知,与它的智慧融为一体了。所以对于我们企业而言呢,我们一方面在感知单元上可以做事情,还在大数据的存储单元上做事情。当你数据暴涨以后,对储存要求就非常多,我们现在做的这种A8000超低功耗云存储,这样一个机架就可以达到原来一排机架的容量,而且用电量可以省十倍,成本还非常低。另外,还有大数据处理。我们现在建了一个叫万物云的平台,能够免费向整个社会提供传感器数据的承载服务。在大数据分享上,我们建立了一个环境云平台,把我们采集到的所有的覆盖全国的环境大数据,免费向整个社会提供服务,别人就可以利用我们的数据构建各种各样的应用系统,现在已经被访问一亿多次。   陈光磊:大数据肯定会带来很大的机会,以至于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现在整个大数据产业都是一个将起未起的非常初始的阶段,因为本身这个概念,包括相关的技术发展,其实现在还远远没有到成熟期,但是这个代表着它后面还有很大一个潜力期,还有发展期,这是一方面。第二个方面,讨论大数据的价值有时候不能从大数据本身来讨论,客观上讲,咱们比如说存储啊,包括关于大数据的活化、筛选,包括一些其他的技术,从大数据本身的应用,比如说我们的数据交易,它的体量并不大,大数据特别明确的应用,我们在金融、征信领域目前比较清晰,但是在其他的方面,具体的盈利模式,现在还是在探索、在建立期间,所以有一个说法,在网上比较流行,现在有可能未来真正在这个领域内的巨头公司,现在还是以一个微小公司状态在业内在存在。   针对大数据有一个说法,它的价值在现阶段比较适合蜜蜂的价值模型,蜜蜂的价值是不能按照它采多少蜜,那个蜜值多少钱来衡量的,而是要体会到它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价值来讨论蜜蜂的价值,数据其实在目前整个生态中的作用,我觉得就是蜜蜂的作用。这是我的一个理解,当然后面的挑战也还是蛮大的,比如目前从事的大数据公司,后面遇到的问题就是数据的权力,咱们国家有物权法,但是没有数权法,这个数究竟是属于谁的,存在你那里,谁存过来的,谁去使用,谁去分析,这些权力是不是法律界定的?这个目前在整个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在讨论的内容,也发生过一些比较有名的,大的法律案件,在这个领域内,是需要谨慎考虑的一个问题。包括目前国内一些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因为掌握了巨量的消费数据,现在在业内也有一些,对他们这个数据,他们使用权力的一些讨论,这个我觉得从国家的层面是需要进行解决的。   主持人:好,三位专家围绕大数据的发展谈了各自的真知灼见,我觉得今天谈的非常好,互联网是一场革命,它确实改变了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也改变了生态治理方式,大数据在互联网面前,它还是互联网的基础,如果大数据越强大我们的互联网产业就越强大,互联网越强大我们国家就越强大,人们的生活就会更加的幸福。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通过三位专家的解读和各自的体会,可以展望我们国家未来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是已经进入到快车道,现在尽管有些行业我们开始起步,但是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也期盼着我们全国一体化的大数据中心早日能够建成。谢谢。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千亿国际娱乐pt齐乐娱乐官网
钱柜娱乐官网登录钱柜娱乐官网登录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登录页面
钱柜娱乐官网登录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千亿国际娱乐pt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官网齐乐娱乐官网
钱柜娱乐官网登录钱柜娱乐官网登录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登录页面